52歲,生活貧困的吳友生用一提包的黑火藥炸塌了安徽樅陽金渡村村委會,造成自己與村主任身亡,另外3名村幹部還在醫院搶救。誰也不清楚吳友生為什麼這麼想不開,但是法律的缺失和知識的匱乏,讓只上過小學的吳友生解決問題的手段無疑極端地單一。
  京華時報記者馬多思
  1爆炸
  突如其來
  5月16日早上9點,44歲的村主任吳有生騎上摩托去村委會開會。當天的會是有關扶貧的,會後要向縣裡彙報。本來村委會領導班子6名成員都應該來參加,但因為家裡有事,婦女主任吳有平和委員吳王平沒有來參加,與會的只有吳有生和村書記吳玉琳,委員吳代紅和會計吳財來4人。
  會議開始後,將近10點時,金渡村村民、52歲的吳友生打開門走了進來,誰都不知道,經濟上一向貧困的吳友生並不是來參加這個扶貧會議索取幫助的,他是來索命的。“我和書記坐在會議室最裡面,吳有生主任和吳代紅坐在靠近門口的位置。吳友生腋下夾著一個手提包,事後想起來似乎露出引線。村主任站起來,還和他寒暄了一句,然後爆炸就發生了,引爆前吳友生並沒有說什麼,一點看不出來他想來爆炸。”受傷最輕的吳財來躺在樅陽縣醫院病床上回憶說。
  “那個聲音太大了,我的房子都晃了一下,然後村委會的樓上冒起黑煙,窗戶和護欄被炸掉了,撒落一地。”在爆炸現場100米外開小雜貨店的高女士至今想起來仍露出恐懼的表情,聲音不自覺地高了起來。就在400米外的村主任吳有生家,吳有生的兒子小吳則只覺得爆炸的聲音就像汽車輪胎爆胎的悶響。“我往村委會走去,看到一個人從瓦礫堆里往外爬,渾身是血,右手被炸斷,露出了骨頭,家人認不出來他是誰,我母親是從皮鞋上看出原來是父親。”小吳說,“120把父親送往醫院,他在半道上就去世了,我都不知道他最後說了什麼。”
  2作案
  與低保無關
  金渡村是一個有4000多人口的農業村,人多地少,少數種糧大戶承包了村裡大部分土地種水稻,平時全村有兩千多人到外地打工,大約1000多名老人和婦女、孩子留守。除了個別做生意的,大多數村民生活並不富裕。
  爆炸發生後,安徽當地的晚報第一時間報道了此事,並報道說犯罪嫌疑人可能是因為多年申請低保,不被批准,因激憤製造了這起爆炸。可是負責低保的村委員吳王平卻不這麼認為。
  因為家裡有事沒來開會,吳王平是金渡村僥幸躲過爆炸的兩名村幹部之一。他當天在醫院看護生病的岳父,聽到爆炸的消息,吳王平震驚的同時,不知道自己該慶幸還是難過。吳王平說,吳友生自己並沒有申請過低保,他在常州常年從事搬運工的工作,每年也能掙個一兩萬,不符合低保條件。吳友生只是為哥哥的低保和村裡進行過交涉。吳友生的哥哥吳海生2000年因為車禍生活不能自理,十幾年間都是一人拿兩份低保,自己一份,妻子一份。後來吳海生和妻子離婚了,村裡就只給他一份低保,妻子的那一份就沒給他。今年瞭解到吳海生的生活確實困難後,村裡又重新發給他兩份低保,外加殘疾補助,每年總錢數大約3000元。
  吳王平的說法記者後來從吳海生處得到了證實。“我低保每年大約2200元錢,還有800元的殘疾補貼。”吳海生說。
  3糾紛
  最可能的原因
  “我也不清楚他到底為什麼。”案發當天晚上,受害者吳有生的妻子陶女士一邊哭一邊說,她和親屬們反覆思索,最可能的原因是犯罪嫌疑人與村民吳三把的糾紛沒有調解成功。
  陶女士說的這個糾紛,其實是犯罪嫌疑人曾經在今年正月二十被同村村民吳三把打了一棍子的事件。金社鄉派出所所長吳友忠回憶,今年三月,他接到從縣紀委發下來的通知,才知道吳友生去安慶市上訪了,上訪理由是正月二十他被一個村的吳三把打了一棍子,當地政府都不管這個事。後來派出所調查發現,吳三把是路過村民吳根鎖家時,聽到在吳根鎖家修電鋸的吳友生在說他的壞話,他一時生氣,就拿起吳根鎖家的一根木棍打了吳友生腦袋一下子。“這個吳三把就是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人。”派出所所長吳友忠說,“吳三把在去年秋天和今年三月份分別到昆山一個醫院和樅陽縣醫院都看過精神問題,所以他總是誤聽,別人在一起聊天,他就以為在說他壞話,然後就打人。吳友生當時被打後也沒到派出所報案”。
  吳友生的哥哥吳海生說,弟弟在幾天后就報案了,可是當地派出所以警力緊張為由沒有管這個事。
  吳友生現在已死,報案與否已難以證實,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吳友生和吳三把的仇是結下了。看到吳友生不停地上告,村委會、鄉政府和鄉派出所都開始介入調解,派出所對吳友生的傷情鑒定是“輕微傷”。最終村委會提出的條件是,村裡補償吳友生3000元錢,打人者吳三把家賠償吳友生1000元。“吳三把的父親後來帶著1000元錢和禮物去看望吳友生了,當時吳友生把錢接了下來,晚上又讓自己的老婆把錢送回去了。”樅陽縣縣委工作人員周劍斌說,“我們後來得知吳友生的要求只有兩條,要不就賠償3萬元,要不就把打人的幕後指使者找出來。”
  吳友生堅定地認為,自己被吳三把無端毆打,一定不是所謂精神病那麼簡單,肯定是有幕後指使,他的理由是——他從來不認識這個吳三把,而且他覺得吳三把精神挺正常,從來不知道他還去過什麼醫院。
  吳海生說,弟弟的這種猜測很有道理,他又不認識吳三把,不會無緣無故被打,一定是在申請低保時得罪了村幹部。吳海生承認說他也沒有確實的證據。記者17日當天找到吳三把家,但是大門緊鎖,沒有找到吳三把和他的家人。
  4陰謀論
  被村幹部雇人打了
  在受害者親屬的眼裡,犯罪嫌疑人吳友生就是一個惡棍。死者吳有生的表弟說,吳友生一向霸道,動不動就抄家伙動刀子。
  在哥哥的眼中,吳友生並不是惡棍。“我弟弟人很老實,從來不和別人鬧矛盾。”因車禍已經坐了十多年輪椅的吳海生嘆了口氣:“他只和我因為分房鬧了一點小矛盾,但是只是吵了幾句,沒罵過人更沒動過手。”
  一些村民說,吳友生這個人特別老實,從小因為自己的豁嘴,被人叫外號“豁巴子”都不生氣,吳友生只在附近的渡湖小學上過學,然後在家務農,大約1987年就外出打工了。雖然常年在外地打工,但是幾乎沒有聽說過他和鄰裡發生過矛盾。吳友生的妻子和17歲的兒子現在也都在城裡打工,爆炸發生後不久村裡人就看到她趕回了村裡,被警察喊走了。
  “他被人打了,哪裡都不管,肯定是村幹部雇的人打的。”但是提起證據,幾位村民又說“沒得證據,都這麼傳的”。
  村幹部吳王平說,其實鄉裡還有司法所,村裡調解不成的話,吳友生本來可以去司法所尋求法律幫助,還可以去縣裡打官司,可是吳友生根本沒走司法這條路。
  吳友生操起了金渡村曾經的一門流傳了很多輩的手藝——製作花炮的手藝。
  樅陽縣縣委的周劍斌說,金渡村確實曾經以製作鞭炮花炮著名,但是這幾年縣裡查非法花炮的製作,金渡村沒有再發現誰製作這個東西。“但是吳友生的家門口確實發現一些拆卸掉火藥的花炮,吳友生是不是用這些火藥製造了炸彈,現在警察還在調查。”
  就在吳友生破舊的房子門口,京華時報記者見到了幾十枚直徑足有五釐米的花炮空殼,從這些花炮中拆掉的火藥,摻上鐵砂,最終被吳友生裝在了一個手提包中,5月16日上午帶到了村委會會議室。“你看我老公身上的鐵砂。”在樅陽縣醫院,受傷住院的村會計吳財來的妻子把幾顆包在紙里的鐵砂拿給記者看。  (原標題:一次本不該發生的惡性爆炸)
創作者介紹

黃宗澤

ap05aputq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